由亲近到疏离 内心却会对人疏离的三大星座

胡适当了一辈子的“青年导师”、“学界祭酒”和社会的“意见领袖”,偶然也会劝勉大家“努力做学阀”。他喜欢热闹、喜欢交际应酬、喜欢提携后进扶危救急,但也会拉帮结派争名争位,有时也会月旦人物引来是非。是以他一生之中,有过众多的学生和朋友,但也结下了一些冤家或对头。在所有的冤家或对头中,冯友兰如果不算是胡适最讨厌之人的话,起码也是最讨厌的人之一。


胡适

胡适的主要敌人又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政治上的敌人,一类是学术文化上的敌人。一般而言,胡适对政治上的敌人要比学术文化上的敌人更为宽容一些。但无论是对政敌和学敌,胡适大都放不下“正人君子”的身份和“缙绅阶级”(gentleman)的架子,而总会显示出其宽厚、持平、讲理、公道、彬彬有礼和不为已甚的良好态度和修养。例如,鲁迅是胡适的政治敌人,对于鲁迅经常在文章中或明或暗的攻讦讥剌,胡适几乎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对于鲁迅在文学创作上的天才,胡适一生都秉持着“最诚意的敬爱”,对于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胡适无论是在公开或在私下也一再表示钦佩,并为陈源、苏雪林诬指该书抄袭自日人盐谷温一事大声替鲁迅叫屈。例如,胡适对梁漱溟的文化观几乎完全不能同意,两人也常为中西文化问题有口头上或文字上的争论,有时双方都不免动了火气而互指对方“刻薄”。但在胡适的内心深处,对梁漱溟的操守、人格、及其以圣贤自任的气魄和担当其实是十分的敬服,有时甚至还会兴起自愧不如之叹。又例如郭沫若兼胡适的政敌与学敌于一身,而胡适也颇为鄙薄其“阿谀”和“无行”,但由于郭氏在甲骨文研究的成就,胡适也照样提名他为第一届中央研究院的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