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60年代移民香港

图:满头白髮、已届暮年的李鸿富,渴望有生之年能找到父亲出生地/张琦摄

讯(记者 李森 张琦)百年离断根还在,父子两代满乡愁。生于日佔时期的退休的士司机,昔日为口奔驰,但心繫家国,不忘父亲 搵返老家 遗愿,近年退休后,手持百年族谱,四出打听,沿着清代记述的家乡位置,苦寻几代人的乡愁,只盼临终前站在祖辈生活的土地上,感受乡情,告慰父亲在天之灵。他对自己说: 我们香港人,根在,走到哪里,都还是那块土地上的人。

髮白如霜、右耳听力退化的74岁的李鸿富,每年都利用参加旅行团方式,前往广东找线索,随身带着族谱,四处打听家乡下落。他曾经带着族谱,回到广东肇庆,寻找已经不知所终的老家村落,近乡情怯,感怀身世,垂泪摇旗: 踏足家乡大门,没找到地点,看不见乡亲

父少小离家 两代乡愁

港翁家人寻根的故事,可追溯至清朝末年。鸿富忆述,其父李润潮,又名李元,光绪32年(1906年)在肇庆广利一村家乡出生,两年后由大伯带同往香港,之后辛亥革命,民国成立,然而军阀割据,战乱频仍,父亲一直到死,都没有机会返乡。

1944年日军佔领香港之际,李鸿富在艰难日子中诞生,与父母和弟弟鸿钊居于深水埗基隆街,不久香港重光,但生活仍然困苦,李鸿富14岁小学毕业,即投身社会,此后一直为口腹奔波,19岁时,父亲去世,更负起了养家重担,在新昌製造厂工作,多劳少得,欠缺路费和时间寻根。

劳累大半生 退休寻根

时光一转,已是上世纪70年代,香港经济起飞,当时30多岁的鸿富,生活日渐稳定,不久成婚,与妻子育有一子一女,至1982年转当的士司机,克勤克俭,数年后以积蓄购入的士,兼当车主和司机,至2002年终得以置业安家。但两年之后,因脚部伤患,没法长时间工作,遂卖出的士偿还楼宇按揭,改任替更司机餬口,2012年因中风退休。

劳累大半生的鸿富,退休后思索人生,当翻开父亲在1950年获签发的身份证,看着父亲年轻时容貌,突然忆起父亲遗愿: 回家看看,有生之年要重临故土! 此刻,他决定完成亡父认祖归宗的心志。

寻根梦未了 乡愁情真

由于年代久远,乡亲失散,只知先辈在肇庆 广利一村 家乡当船匠,鸿富唯有携带族谱,向本港同乡会打探,得悉村落不復存在,于是参加旅游团前往肇庆打探,获该市鼎湖区乡里告知,当地数十年来,不少村落多番合併和清拆,但相信其家乡在该区广利街道某处。他希望,可通过报道联络乡亲或知情者,以确定家乡位置。

寻根心愿虽未了,爱国之心不敢忘,鸿富时刻留意家乡和祖国的转变,眼见近年 港独 思潮蔓延,中国文化和歷史遭肆意歪曲和践踏,爱国更反遭部分人嘲讽和羞辱,感觉心痛,因此寄语香港青年,需要了解家乡和关爱国家, 没有国,还有家吗?

襁褓之中经战乱 兄姐死于铁蹄下

图:李鸿富(右)孩童年代与现已失散的弟弟鸿钊(左)合摄/受访者提供

生于日佔时期的李鸿富,经歷香港沦陷之际,还在襁褓之中,度过这段悲怆岁月,但其姊及两名兄长却死于日军刀枪之下,感情要好的弟弟也失散22年,因此除了寻根心愿未了,也希望有生之年寻回弟弟,再续手足之情。

翻开古旧的族谱,李鸿富凝视着 铭沛 和 铭新 两个名字。他透露,在民国初年出生的姊姊,被日军炮火击毙,两名兄长更不知死因,当时他在父亲怀抱下,侥幸在硝烟战乱中活下来。父亲是补镬匠和铁匠,记忆中童年与父母和弟弟一起度过,虽然家境清贫,却不乏亲情温暖。

兄弟失散冀团聚

父亲于1963年病逝后,只有19岁的鸿富负起养家之责,让比他小4岁的弟弟鸿钊,专心在长沙湾道九龙工业学院读书,之后转往理工学院(现为理工大学)深造。弟弟于1971毕业后,随即在中文大学文学院考试组任职,但两兄弟在85年母亲去世后,因安葬问题反目,没再往来。

李鸿富说,弟弟鸿钊1986年从陕西西安寄过给其女儿一封信,此后便像人间蒸发一样,再无音讯。他曾在2008年到访弟弟在粉岭购买的村屋,惟已人去楼空。当时邻居说: 银行收回物业,银主盘卖出了! 若弟弟仍然在生,应已70岁,他希望兄弟可以团聚。

寻根背后 中华百年沧桑

图:执起父母亲的照片,李鸿富慢慢道出其寻根路途和心声/李森摄

战祸频仍,贼寇横行,军阀欺民,清末民初的中华民族歷尽苦劫,同胞流离失所,与家乡、亲人长期断绝联繫,年深月久,其后人往往已不知乡在哪里,根在何方?

李鸿富寻根的故事,与这段百年民族苦难史息息相关。回首清朝末年,香港与深圳同属广东新安县,鸦片战争后,约7千多人口的香港被英国佔领,港英政府不久在中环和西环一带建设维多利亚城,开始吸引内地苦力及商人前来,及后经歷了太平天国的动乱和满清灭亡,到民国建立后,又因军阀割据民不聊生,部分内地人来港求生,令香港人口暴增。

香港歷史学者萧国健表示,早期来港人士主要来自广东,流动性较大,略略赚钱后,便会选择衣锦还乡。但后来因为内地局势越来越动盪,不少人不得已长期滞留香港,最终成为定居香港的移民。

萧国健说,日军侵佔香港时,不少人逃返内地,香港人口从1941年约160万人,减至1945年约50多万人。直至香港 重光 后,进入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的经济快速增长期,才再次吸引大批内地人来港。可是,由于漫长战乱和社会动盪,不少来港的内地人,因家乡已人去楼空,或惨遭战火蹂躏等原因,与乡亲断绝联繫,甚至一生没再返乡,其后代已不懂根在何方。

广利一村 今何在?

图:今天的广利变化太大,已很难想像父辈离乡时的模样

沧海桑田,李鸿富虽然难以确定家乡 广利一村 位置,但资料显示,广东肇庆鼎湖区现仍留有 广利街道 的地名,其位置早在5000年前新石器时代晚期,已有人类居住,更流传 包公掷砚成洲 的故事。

原来,宋朝清官包拯,曾在端州任职知府,待调任乘船离去前,当地百姓为感谢这位父母官,悄悄将著名的 端砚 放进船舱,包公发现后将该墨砚丢弃河中,其后该片水域隆起沙洲,名为 砚洲 ,此后便流传包青天 掷砚成洲 的佳话。今天的砚洲,正位于鸿富家乡的对岸,同属广利街道管辖。

地方志学者刘智鹏应本报记者要求,翻查了清代道光年间的《肇庆府志》,他发现并没有村的记载,只有乡的建置。 若按广利一村的说法──请注意有编号─会不会是民国年间才设的?

大陆60年代移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