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蒙特利尔移民卫生部 加拿大

原标题:一封来自加拿大卫生部的信,让我明白这里对新移民的重视!

原标题:一封来自加拿大卫生部的信,让我明白这里对新移民的重视!

温哥华 10 - 24 ℃,阴

多伦多 14 - 28℃,晴转小雨

蒙特利尔 10 - 25°C,阴转多云

分享

选择来到新的国家生活,就意味着要经历无数个“第一次”的体验。本文作者在刚来加拿大的几个月时间里,第一次经历卫生部的来信通知,第一次经历参加党派选举活动.......这些经历在不同程度上让他明白了,加拿大对于新移民的尊重的保护有多看重。

2002年初,是我移民加拿大最紧张的一段时间。那些日子一早起来做完两餐饭菜就要忙着去学校读英语课,中午下课还要赶到工厂去做工,回到家里通常是凌晨1点了。一位多日不见的朋友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现在怎么成这样了?”经再三追问我才知道她所说的“怎么成这样?”是指我已不再红光满面,初来时的啤酒肚儿也不见了。

说来也是,这几个月下来我整整瘦下去十几斤,可见新移民“前人种树”确实不易。不过,就算生活再艰难,我对新的生活还是很投入,因为前所未有。

一封卫生部的来信

在劳碌的生活中,某天我突然收到加拿大卫生部的一封来信,信中讲我疑感染上了变异性肺结核,要求我立即去家庭医生那里做系列的检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封信,我肺都气炸了,心想为什么偏偏怀疑上我?这分明是种族歧视、欺负新移民嘛。

虽说我对“卫生部来信”情绪很大,但为了健康,我仍心不甘情不愿地去找家庭医生,又是透视、又是拍片、又是化验,整整折腾了一上午,临走还被要求打了一试验针。那天晚上回到家里静静地躺在床上时,想着想着,突然明白了卫生部对我并非是“歧视”,而是“重视”。

我回顾自己成长的历程,除了自己的父母妻子以外,还没任何组织如此主动提醒自己去关注自己的健康,试想在这样一个多文化、多族裔、多移民、人员多流动的国家,一旦被感染上那可怕的病毒,这对一个新移民来讲,岂不是雪上加霜吗?我感谢加拿大政府对我的关怀,感谢他们对一个普通生命的保护和尊重,也因此让我更相信我的选择,相信在这里我会找到更多的快乐。

说实话,我们目前在加拿大的生活状况,无论是在空间上还是在物质水平上,较移民之前,都已经发生了许多的变化。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变化还将持续地发展下去。不同生活方式的落差,值与不值,关键是认识角度的选择,“两个人从牢房中的铁窗向外望去,一个人看到的是泥土,另一个人看到的却是美丽的星光”。

第一次参加选举

Tony是我的朋友,有天他打电话来说他想请我帮他个忙:与他一起去参加一个党派的竞选活动。他说他支持的是一位早年来自中国香港的华人Cindy。听他这么一说,我想这忙是不是帮得太大了。但出于大家都是华人及对朋友的信任和对选举这一社会活动的好奇心理,我还是答应和他一起去。

3月的多伦多寒风瑟瑟,那是一个周四的晚上,按原来的约定Tony和我还有另外几个朋友一起驱车赶往市政府。当我们准时到达时,门厅里早已熙熙攘攘站满了等待签到的人们。我们先按照工作人员的要求按字母找出自己在册内的资讯,在出示有效证件且签名确认后得到一张30公分大小的绿色选票。在通道两旁的长条桌上放满了两位竞选对手的不同的宣传册和支持者可以贴在胸前的印有竞选人头像的标志。

我拿起一张印有Cindy图片的标志迫不及待的进入了议会大厅一看,里面早已是座无虚席了,这样我和很多后来者只好安静地站在最后一排,聆听主持人的介绍。

这次参选者大约有300多人,老人占了相当一部分,整个会场很难看到华人面孔。第一个参选演讲者是个年纪约30多岁的年轻人,一开始他就用近十种不同的语言向在座的每一位问候,当他用标准的中文讲到“你好吗?”时顿即让我感到几分亲切。他的整个演讲过程相当谦恳,边看讲稿边用平静缓慢的语音语调讲述他的经历和志向,虽然他的演讲不是特别的干练,台下的工作人员不时用不同的手势提示他注意演讲时间,但当他演讲结束时,掌声雷动,那些吵着用非纯正当地口音喊着他名字的支持者们表现的热闹非凡。

接下来就是我们期待已久的Cindy出场了,作为支持者,我们也赶忙举起一些牌子极力为她助阵,当主持人简单地介绍完之后,在一片欢快的乐曲声中,Cindy和她邀请的特别支持嘉宾阔步走上主席台。Cindy落座后,在场的每一位都能清晰看到她的优雅举止及满脸亲和自信的笑容。

Cindy的演讲策略是先让嘉宾代表中的某位知名人士对她已往的杰出表现作出一个高度评价;之后Cindy带着她那从未停下来的笑容开始了她的演讲。Cindy不愧是来加30多年的移民,她用流利的英文清晰地表达着她的追求她的使命。语音、语序、语调显得非常的清晰有力。微笑的眼神不时传向大家,场内每个人都被她吸引过去了。她是一位自信而不凡的女人。直到她讲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后,全场的热烈的掌声仍在大厅中回响。

演讲结束后,我们几个朋友毫不犹豫地开始拿出自己的绿色小选票,在Cindy的名字旁郑重地打勾、对折后将它放入了投票箱,期待祝愿她又好的结果出现。

选举后的第二晚上,我很意外地接到Cindy亲自打来的电话,她口气非常热情,并用极努力的国语告诉我:她先感谢我对她的支持,她说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你能像相信Tony一样的相信我,真的很感动。

之后她告诉我她以13票之差而落选,对此我赶忙对她说,你的演讲非常精彩,相信对方有不少支持者也被你征服,只是参加的华人太少了,多去十几个就成功了,如果早知道那么多老头老太太都能参加。我们怎么也能拉去更多的人。谈话间,我再次称赞Cindy的国语讲得很棒。我说;我本来想跟你学讲粤语呢。Cindy赶忙谦卑地说:大家都是中国人,我讲得还不够好,还在和一些朋友学习,我知道现在国内来的朋友都是很好的,只是刚来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相信大家慢慢都会好起来的。如果,以后你们有国语的活动可以通知我,我一定去参加。

听她这么说,我也非常开心地鼓励她:相信那时会有更多的朋友会来支持你,相信你下次一定会成功的!

放下Cindy的电话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因为,这毕竟是我来加国几年来首次参加这样的政治活动。我很感谢介绍我去的朋友给我这样一个了解社会的机会。

同时,也为有像Cindy这样如此积极参政议政的华人而感到骄傲。毋庸置疑,在加拿大这样一个由多元文化组成的主流社会当中,如果能多听到、看到一些能够代表近40万华人声音和面孔,将会是我们大家的荣耀!

声明:本文来源于加拿大必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本文重点:加拿大蒙特利尔移民